注册金融分析师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数学好,差不少评安娜middot基森 [复制链接]

1#
白癜风外用的有什么特效药 http://news.39.net/bjzkhbzy/171218/5940525.html

这么个形象,是不是有点像大学老师……她的确就是个大学老师。AnnaKiesonhofer,一位曾经在剑桥大学和加泰罗尼亚大学就读的数学博士后,一位供职在瑞士的奥地利人,连她这个姓氏连通用的汉语译名在各路新闻里还没有统一,她在奥运会女子公路自行车项目夺冠了!

夺冠的时候她这样

我这几天工作忙,没时间看直播,在我的记忆中,一名兔子(脱离了大集团独自对抗风阻博取单站赛事的选手)的成功概率,大概一届环法或者环意只能发生一次,而且通常都是因为天气原因,兔子跑得快没被雨水或者逆风干扰,而大集团遭了殃。环法或者环意的比赛的战术层面,就是无止境的抓兔子,一抓一个准。而今天这位神仙,没有被抓到的原因居然是,第一她太快了,大集团根本没看到她的尾灯,第二她太没名气了,虽然她曾经拿过个人计时赛的大赛第二十名,但是她没有教练和团队,她自己装上自行车就去参赛了,连个保障车都没有。

她快到了什么程度呢,她到达终点一分多钟之后,本届赛事的亚军才过线,然后亚军妹子以为自己夺冠了,很开心地庆祝了起来。

公路自行车在路上滚动时候的阻力有三种,风阻,滚阻,重力。在平路上风阻是最大的阻力,占据了总的阻力的九成以上。为了降低阻力,大家都在一个大集团里面骑行,像是沙丁鱼或者虎鲸游泳一样。所以英语里也把用来描述一群虎鲸的词pack用来描述骑行时候的大部队。通常一个选手会在这个集体中渡过赛事的绝大多数时间,根据地形,在最后的一二十公里爬坡手发起进攻,就是冲出大集团;在最后的一公里甚至几百米的时候,冲刺手发起进攻。自行车比赛的90%以上的赛段,一般都是拉爆那些连大集团都跟不上的人,然后由队友轮流破风,掩护爬坡手或者冲刺手发动总攻。但是,but,安娜基森霍夫这名数学博士后,决定,我不跟你这么玩了。我从比赛的一开始就按照微分方程计算的理论值骑,她在比赛一开始大家还在互相试探的时候,就只根据自己的能力结合气温海拔功率,心算拉格朗日,手撕泰勒展开,全凭自己在数学模型中计算的获益,弥补需要独自对抗风阻的损失,然后如模型所示,她以夸张的优势夺冠了。

她为了了解最佳体温区间,自己就干了教练的活,自己建了模型,自己去找生理学论文。她怀疑通用的训练原则,对身体的在较低温度下的热适应能力,她思考了和传统不一样的办法。然后她研究了日本当地的夏季气候,最终在远高于欧洲夏季的高温中(比赛当天高温为33度,欧洲的常见比赛路线上很少会有这样的日子)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了极致,根本没理会大集团,除了一开始很短一段,她从头到尾独自对抗风阻——因为她知道按照她的模型,这样她获得的益处,远比留在大集团里面大。作为一名独自参赛的没有队友掩护的选手,她如果留在大集团等待最后一二十公里的冲刺,那么她毫无机会。

我们经常开玩笑说,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;而安娜这个数学老师,一旦有了个人计时赛世界前二十的体育天赋,就能用自己的数学能力,在公路赛上偷袭搞出来一分多钟的优势。偷袭,是的,安娜的胜利,很难被重现,当她出现在荷兰的那四个魔王的备战视野里,她们四个能开火车把她拉爆缸了,当四个个人计时赛成绩比你好的人组团互相掩护,安娜是毫无胜算的。她偷袭的关键在于两点,第一,比赛一开始就冲出去了,因为既往的大型比赛,总是会有一些无望夺冠的选手,在比赛的前三分之二,以牺牲自己后续体能的代价,往前冲以便让转播镜头拍到自己的背后广告,以满足广告商的利益,大集团根本没有在乎谁冲出去了(事实上冲出去的另外几个人还有没完赛的),那么早冲出去要独自一个人面对一百多公里的风阻,后续的体能绝对跟不上,这是大家的“常识”;第二,她在赛前除了在奥地利国内比赛夺冠以确保参加奥运会之外,她已经好久没有参加欧洲赛事了,她悄悄地呆着,从没有在任何比赛试验过她的这个方案。

无言,只让我再为这个奇迹般的冠军喝彩吧!

为了表明这还是英语相关的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